舆情首页
舆情聚焦 省内舆情 舆情调查. 舆情分析 图说舆情 法援故事
您的位置: 青海舆情 / 舆情首页

分享到:

6个月患儿独自留院隔离治疗 医护人员当“临时妈妈”

来源: 北京青年报    作者:    发布时间: 2020-02-10 11:33    编辑: 晁晓霞

  与家人同时被确诊6个月大男孩治疗期间无人陪护护士们扮演起临时家长

  隔离病房中穿防护服的“临时妈妈”

  “临时妈妈”们喂乐乐吃辅食

  关注肺炎疫情

  6个月大的乐乐(化名),正提前经历着人生的第一个挑战:断奶。他的妈妈是武汉某医院的护士,在一线工作时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此后外公外婆相继出现感染症状,6个月大的乐乐也被确诊新型冠状病毒阳性。

  1月31日,乐乐被送到武汉儿童医院内科综合病区接受治疗。因家属全数感染,无人陪护,照顾乐乐的任务就交到了护士长陈君和同事们的手里。

  “小儿子”断奶

  躺在“临时妈妈”臂弯里入睡

  护士们当中很多还没有结婚,但为了乐乐,提前学起做好一个“临时妈妈”。乐乐症状不重,但骤然离开熟悉的环境,还要提前断奶,不免有些不适应,一哭一晚上算是常事。因此,好几个夜晚,他都是在“临时妈妈”们的臂弯里入睡。

  突然需要全天照顾一个还未断奶的孩子对原本就任务繁重的医护人员来说,无疑又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我们每天四班倒,白班每个班3个护士,晚上2个,要负责10个孩子的治疗甚至起居,还是挺忙的,尤其是现在必须全程穿防护服行动,动作会更慢一些。”陈君说,为了乐乐能够尽快康复,大家还是专门额外排了班。

  “他没几天就适应医院的环境了,很爱笑,是个很听话的宝宝。”短短几天的相处,陈君她们已经把乐乐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对这个“小儿子”宠爱有加。即便是在隔离病房接受治疗,也定期给他换洗衣服,打扮得白白净净。“入院的时候家里准备了几套换洗衣服,现在都是‘临时妈妈’们负责清洗、烘干。”

  有时间的时候,大家还喜欢给这个“小儿子”拍照留念:医院病房的卡通墙前,穿着一身黄色连体服的乐乐整个人看起来毛茸茸的,小家伙张大着嘴,笑得很甜;被喂饭的时候,乐乐的注意力却在自己的一双小手上,不时还回眸一笑。每一张照片里,乐乐都人如其名,笑容甜蜜,身旁也总有一个或两个身穿白色防护服、全副武装的“临时妈妈”守护他的安全。

  解决“粮食”问题

  “临时妈妈”们各显神通

  要做好这个“临时妈妈”可不容易。“乐乐刚来的时候还没有断奶,外婆还专门拿保温箱带了冷冻好的母乳。但第二天我们打开时发现,外婆带来的母乳已经融化,明显不适合再喂给孩子了。”于是,怎样解决乐乐的吃饭问题就成了摆在陈君她们面前的第一个难题。

  有护士自告奋勇打算去医院外面给孩子买奶粉,还有人主动请缨“护士长,我家里也有宝宝,我直接从家里拿就行。”但因为不知道乐乐之前有没有吃过奶粉、具体吃的什么牌子,大家又都不敢轻易决定给孩子吃什么,生怕贸然换奶粉会让孩子不适应。

  最后还是联系了乐乐的妈妈,问了孩子之前的情况才有了答案。这通电话后,乐乐妈妈请朋友专门送来了乐乐之前吃过的奶粉,算是解决了“粮食”问题。

  在“临时妈妈”的照顾下,逐渐变得“健壮”的乐乐

  但之前在家时,乐乐都是吃母乳更多,奶粉只是偶尔喂一下。这次要彻底断母乳,小家伙明显不太乐意,每次抱着奶瓶都只吃一点点。

  为了让乐乐能多吃一点,负责照顾他的护士们只能使出浑身解数,“一边喂奶,一边逗他玩,有时候还要在身上画一些卡通图案,吸引他的注意力,喂奶次数也有增加,反正就是想尽办法让乐乐吃饱肚子。”她们常玩的游戏就是“萝卜蹲”,“白萝卜蹲,白萝卜蹲,白萝卜蹲完红萝卜蹲……”在儿歌的节奏里,乐乐也跟随着“临时妈妈”的动作起起伏伏,每一次小家伙都会被逗得咯咯笑个不停。

  “临时妈妈”们的努力没有白费,现在的乐乐整个人看起来都胖乎乎的,十分“健壮”。谈起他现在的体重,陈君笑着说:“反正对于6个月的孩子来说,他的体重‘很’达标。”

  解决了吃饭问题,睡觉成为另一大考验。“刚来的时候,每天晚上都哭,一哭哭到凌晨三四点是常事。怕打扰其他小朋友休息,护士们只能全程抱着他,哄他睡觉。”

  那几天,陈君每天早上都能接到小护士们的“诉苦”:“护士长,昨晚又是抱了一夜,胳膊都抬不起来了。”这些还没有结婚没有当妈妈的小姑娘,在乐乐身上提前体验了一把做母亲的不易。

  好在小家伙还算懂事,在睡觉一事上进步神速,“我们平时也会给他一点引导,在孩子哭的时候,稍微等几分钟再抱,在他睡不着的时候给予安抚,这几天,小家伙已经能睡个整觉了。”

  每日全副武装

  “为了孩子再难也得坚持”

  因为一段照顾乐乐的视频,陈君和同事们受到关注。视频中的一幕,让不少网友颇为触动:三位护士穿着白色防护服,围坐在乐乐的婴儿车周围。虽然画面里乐乐笑得很开心,大家仍不免为这个年幼的孩子心疼不已:“换作其他小朋友,看见大人都戴着口罩、穿着防护服会害怕吧。他还这么小,这个画面太让人难受了。”但陈君说,孩子们远比大家想象得坚强许多。

  “乐乐可能是因为年龄小,还不懂这身防护服意味着什么,没见他因为这个害怕过我们。现在呆久了,他已经是个‘自来熟’,谁抱都会乖巧地趴在肩头,还经常对着我们笑。”

  除了乐乐外,护士们还经常要帮助陪护家长照顾其他患儿的衣食起居,“像是有一位患儿的爸爸,很多细节都不清楚,照顾起孩子来不免手忙脚乱,我们也得分出精力去帮忙。”

  而陈君自己的孩子,则被留在了父母家。“前几天,因为父母家食物告急,我开车去送食物,没敢进门,就远远地看了一眼女儿,很想进去抱抱她,但谨慎起见,我把东西放在门口就回医院了。”陈君说,自己之前是在医院外科病区工作,并没有接触过传染病,也很少像现在这样长时间穿着防护服,“全副武装地做治疗或者照顾患儿都会更吃力,病区的医护经常也是眼眶周围都磨破了,医院为了尽可能让大家减少穿防护服的时间,已经调整了排班,保证每次连续穿防护服不超过4小时。”

  这一身不透气的防护服,如今既是他们面对病毒时的铠甲,也是他们保护所爱之人的屏障,“走出隔离病房的时候,经常是一身汗,说话都喘粗气,但为了自己和孩子们的健康,再难也得坚持。”

  儿科护士感慨

  “看见孩子们就看见了希望”

  今年是陈君在儿童医院工作的第12年,说起为什么选择做一名儿科护士,她说:“我一直很喜欢孩子,和孩子们在一起,能时刻感受到他们的那种活力。”想了想,她补充道:“看见孩子们就看见了希望。”

  陈君说,武汉新冠肺炎一开始发生时,自己所在的医院并没有被定为定点医院,那会儿看着其他同行奋战抗疫一线,自己就很想加入其中,“很想为武汉这座城市做点什么,所以得知病区调整后,就把孩子送到了父母家,安顿好家里,大年初三一大早就来医院报到了。”

  她说,按照计划,她们这一批率先上岗的医护,将在工作10天后迎来第一次休息,“到时候还需要隔离7天,确定身体没有问题后,再开始第二轮值班。”这些天,她和同事吃住基本都在医院,“吃饭,是食堂做好送过来,睡觉的话,征用了一部分病房,原来三人间的安排住两名医护,确保大家间隔距离比较远,另外还有一部分同事是住在酒店。总体来说,生活还是很方便的,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心尽力照顾好病人。”

  文/本报记者   孔令晗   统筹/蒋朔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qhyqpd@163.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