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情首页
舆情聚焦 省内舆情 舆情调查. 舆情分析 图说舆情 法援故事
您的位置: 青海舆情 / 舆情聚焦

分享到:

梁连春:专门和病毒打交道的人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作者:    发布时间: 2020-03-31 08:47    编辑: 晁晓霞

  梁连春:专门和病毒打交道的人

  梁连春(右)在救治重症新冠肺炎患者。被访者供图

  “我所在的科室,是传染病医院感染科,承担所有的传染病、感染性疾病与突发新发传染病患者的收治与防控。”这是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以下简称“佑安医院”)感染综合科主任梁连春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做自我介绍时的开场白。

  对于梁连春来说,30多年的工作中,跟病毒打交道是他的日常。“传染病基本上该经历的都经历了。2003年的SARS、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手足口病、人感染禽流感、炭疽等,还有此次的新冠肺炎。我们的工作从头到尾都是在做传染病患者的救治与防控”。

  国家和北京市防治新冠肺炎专家组成员梁连春,在疫情早期,北京佑安医院作为北京市级3家定点收治医院之一,收治新冠肺炎疑似、轻型和普通型患者,1月30日开始,改为以收治危重症患者为主。

  佑安医院约71%的新冠肺炎病例是家庭聚集性

  北京市民对梁连春的熟悉,来自今年2月以来他多次作为市级专家,出席北京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北京卫视的科普宣教,他多次讲解新冠肺炎的临床特点和防控要点。采访中,他会不自觉地向记者耐心细致地介绍他从近两个月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对新冠肺炎的认识。

  “新冠肺炎的传染性比较强,家庭聚集现象比较明显。北京佑安医院收治的约71%的新冠肺炎病例都是家庭聚集性。”这一点,梁连春早在2月的一场发布会上就说过。“此次湖北武汉新冠肺炎疫情适逢中国传统节日春节前,老百姓都要回家团聚。许多前往湖北、武汉出差、旅游、探亲后返京的人或来自湖北武汉的人,不知道自己感染此病毒,或出现发热、咳嗽误认为是感冒,家人都没有任何防备,一传一家子。”梁连春说,“有一个从武汉回来的患者,确诊新冠肺炎,在对其密切接触者筛查时,他的爱人、孩子及父母新冠病毒核酸均呈阳性。”

  据梁连春介绍,根据肺炎的程度不一样,患者缺氧、呼吸困难的程度也不同,肺炎越重,发热,咳嗽、喘憋等呼吸道症状就越重,严重者会出现呼吸窘迫、呼吸衰竭。

  英国那种在人群中形成免疫屏障的方法不适合我国

  “英国那种靠自然感染在人群中形成免疫屏障的方法,也叫群体免疫或社区免疫,就是足够多的人对导致疾病的病原体产生免疫后,使其他没有免疫力的个体因此受到保护而不被传染。要想获得群体免疫,一种情况是大规模接种疫苗,一种是足够多的人自然感染某一病原体后痊愈。”梁连春说,新冠肺炎传染性强、中国人口众多,居住场所比较拥挤,亲朋聚会是传统习俗,“一感染就一大片”。且部分国家、局部地区新冠肺炎病死率较高,故这种群体免疫不适合我国。只能靠大量人群注射疫苗才能建立人群免疫屏障。

  梁连春介绍,对于致病性很弱、临床表现很轻、预后比较好的传染病,可采取群体免疫,如流感病毒,人体感染后在一定时间就产生一定抵抗力了。

  不过梁连春认为,即使得了新冠肺炎也不用担心。因为其一,80%的新冠肺炎患者是轻型和普通型,属自限性疾病,给予对症治疗就可以痊愈;其次及时诊断和治疗,不要耽误,“大部分重症患者经过及时救治都能康复。”另外,梁连春表示,“从目前来看,我感觉病毒一代一代在减弱。我们看到一些病例,比如一位从湖北回来确诊新冠肺炎的患者,病情很重,他感染了他的母亲、爱人和孩子,他的孩子仅有发热,无肺炎,他的爱人没有症状,他母亲仅感到疲乏,无发热,无肺炎。”

  “百姓对这个病不太了解,所以会恐惧”

  1月21日,佑安医院刚开始作为北京市定点收治医院时,只有感染科一个病区,但三五天后,病区就收满了,医院根据疫情需要,逐渐又开了三个病区:一个疑似病区,两个确诊病区,后来发展成3个确诊病区。梁连春要负责这3个确诊病区和发热门诊,同时还有其他工作,比如日常的药物临床研究,参加会议、培训,参与国家、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会商、诊疗方案的制定,参加北京市的新冠肺炎新闻媒体知识科普等。

  “那段时间确实很忙,还有发热门诊的工作。由于新冠肺炎和流感季重叠,所以发热患者多,还要接受从外院转过来的确诊病例。刚开始,发热门诊每天有100多个患者。”梁连春对发热门诊进行了整改:一是梳理了就诊流程、收治患者的流程和诊疗流程,尽量让患者少在门诊大厅滞留,“滞留时间越长,越容易形成交叉感染”。二是对发热门诊再做区分,把有新冠肺炎流行病学史的和没有新冠肺炎流行病学史的患者分不同房间就诊,减少交叉感染。

  2月初,北京某医院发生了院内感染新冠肺炎事件,一些心脏病合并新冠肺炎患者,都是高龄患者,最年长者94岁,基础病多。冠心病、心力衰竭、心肌梗塞、脑梗后遗症伴高度恶液质、重度抑郁症等的患者都有。“这些患者在外院住院的时候,一直反复抢救,转到我们这之后,造成很大的压力”。

  入院后,需要对患者各个脏器的功能进行详细评估,专科会诊、多学科会诊。有的患者意识不清、不能交流,还有一个患者是脑梗塞后遗症,“这种情况如果照顾不好,很容易出问题。即使前期治疗方案制定得再完美。”梁连春告诉记者,对于这些重症患者,疾病的护理、生活的护理与照顾、心理上的干预非常重要。“新冠病房里的护士非常辛苦,在普通病房,一个护士可以管几个患者,在新冠重症病房,几个护士管一个危重患者,工作量成倍往上翻。”

  新发传染病疫情期间与日常疾病诊疗不同。患者躯体的病痛、对新冠肺炎的无知、焦虑、恐惧、隔离病房的孤独无助等均不利于疾病的恢复。医务人员除了疾病正常诊疗,对患者进行心理疏导也是非常重要的工作。他们与患者交流、沟通、生活照顾等增加了在病房的滞留时间,大大增加了感染的风险。

  但没有医务人员退缩。有一位39岁的女患者,频繁咳嗽、呼吸困难。“她给我们医务人员提了很多问题:我的症状这么重,为什么给我的药这么少?我的病是不是越治越重?我查房时告诉她新冠肺炎演变过程、包括影像的转归,我把CT较轻的层面通过微信发给她,告诉她病情一点点在缓解,增强她的信心。后来这个患者看着她的病情一天天变化,跟我讲的基本上差不多,最后就变得非常配合。她是出院后第一个主动要求捐献血浆的患者。”

  梁连春告诉记者,疫情早期,去病房查房的时候,都会加患者的微信。“我让他们有任何症状都发给我,再一点一点总结,这样我对这个病的临床症状表现规律,比如说,发烧的规律,都掌握得非常好。”

  在梁连春看来,医患沟通能不能到位,非常重要。“老百姓对这个病都不太了解,所以会焦虑、恐惧。我们很多护士对患者如亲人一样,爷爷、奶奶、阿姨、大叔叫得特别甜,生活护理非常细致,患者也都特别配合。”

  一位80多岁的男性患者,肺癌切除术后感染新冠肺炎,入院时已经病了两周,双肺全是白的,家属放弃了插管上呼吸机。“患者住进来后,我们尽最大能力保证他氧的吸入。护士帮他洗脸、擦身、喂饭,患者起初只能伸出大拇指赞赏医务人员。后来,把病情较轻的他老伴安排和他一个病房,他的病情缓解了,与医护人员亲如一家。”然而祸不单行,老人继发严重的腹腔感染,由于及时调整了抗生素,控制得非常好,最后基本痊愈出院。3月9日再次照CT,发现肺部炎症基本吸收干净,“当时家属要放弃治疗的患者,在医务人员的精心照料下挽救回了生命!根本没想到他能恢复得这么好。”

  梁连春有个习惯,每天要提前一个多小时去病房,“把患者都看一遍”。那段时间,梁连春基本上都是早上五六点钟起床,就去病房,一个多小时转完后,跟交班大夫交接患者的情况和治疗注意事项等。晚上工作到11点多是常态,“最晚的一次工作到1点多”。

  就这样,梁连春在一线坚守了36天,直到2月下旬患者少了,才出来轮休。

  当被问到是否有过担心时,梁连春表示:“我倒真没有什么担心的。为什么?因为SARS我是进去两轮(SARS病房),甲流我从头管到尾。流脑、乙脑、炭疽什么的,无论多严重的传染病,基本上我都处理过,没什么可怕的。唯一担心的就是怕年轻的大夫、护士们心理承受能力不够,怕他们防护不当被感染。”梁连春告诉在病房工作的同事们,不用害怕。“现在的医疗条件、防护条件非常好,比2003年SARS时期强百倍。只要防护好了,肯定没问题。这样给年轻的大夫、护士打强心针,让他们心理上不用太恐慌。”

  “对治疗我也很有信心。”梁连春说,“虽说没有特效药,但我们有诊治SARS、重症流感、人感染禽流感病毒的经验,早期诊断、综合救治、危重患者的器官支持是关键。”

  截至3月30日,佑安医院新冠肺炎患者基本都康复出院。这场战疫也基本告一段落,恢复到日常的诊疗工作中。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姜蕾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qhyqpd@163.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