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情首页
舆情聚焦 省内舆情 舆情调查. 舆情分析 图说舆情 法援故事
您的位置: 青海舆情 / 省内舆情

分享到:

追着花儿漂泊只为那“甜蜜”的事业

来源: 海东时报    作者: 祁国忠    发布时间: 2020-07-03 16:21    编辑: 晁晓霞

  青海新闻网·大美青海客户端讯   眼下正是海东市油菜花盛开的季节,漫山遍野的油菜花,不仅引来市民观赏,更吸引了蜂农来此安营扎寨。李福年便是其中一员,他一路从云南省赶来,于6月中旬抵达海东,开始又一个花期的养蜂采蜜工作。但与大多数来海东的蜂农不同,来到海东对他而言,意味着这一年的漂泊生活结束了,因为这里是他的故乡。

      今年49岁的李福年,出生于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红崖子沟乡芦草沟村。从18岁开始学习养蜂技术至今,李福年已和蜜蜂做了31年的家人。在这31年里,他追赶花期,随蜂迁徙,花的海洋就是他和蜜蜂的世界。近日,记者来到红崖子沟乡李福年的养蜂场,探访养蜂人艰辛却幸福的养蜂生活。

  走进养蜂场,映入记者眼帘的是放置在绿树下的一个个木制蜂箱。“这里有180多个蜂箱,每个蜂箱中约有2至3万只蜜蜂。”李福年说。蜂场里的百万“蜂军”主要采集油菜花,一个花期,能酿出近2吨的蜂蜜。

  “蜜蜂用它的嘴把花上的花蜜吸进它的蜜囊中,然后回到蜂箱中,把蜂蜜吐在蜂巢脾上酿蜜。”戴上特制的面网,李福年走向树下的一个蜂箱,利索地抽出其中一块蜂巢脾,蜂巢脾的两面爬满了正在酿蜜的蜜蜂,他一边轻轻翻转,一边查看蜜蜂酿蜜的情况:“每天我都要查看这些蜂巢脾,查看蜂蜜成熟了没有,如达到收成标准,就用摇蜜机把蜂蜜摇出来。”

  采集蜂蜜看似并不复杂,但李福年说:“别看过程简单,其实里面藏着不少学问,比如蜂蜜要达到一定浓度才能采集,否则水分太大就会影响蜂蜜的质量。”

  “蜂蜡、蜂胶、蜂花粉、蜂王浆、蜂蛹、蜂蜜这些都可以产生经济效益,所以说蜜蜂全身都是宝。”李福年说。

  李福年和蜜蜂的缘分,要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那时,青海省财政拨款扶持社队发展集体养蜂经济,村子里一部分人便加入到了养蜂行业,李福年的哥哥便是其中之一。上世纪80年代初期,村里的养蜂人渐渐退出了养蜂行业,只有李福年的哥哥一直坚持养殖蜜蜂。1979年,18岁的李福年辍学开始跟随哥哥学习养蜂知识和技术。

  养蜂人的生活比常人艰辛,一年中有大半年的时间需要跋山涉水追赶花期,带着帐篷到处漂泊,哪里有花开,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但在李福年看来,这算不上什么,因为养蜂是一门能够养家糊口的技术。

  确实,对李福年来说,养蜂不仅获得了比打工更高的收入,也让他收获了爱情。2005年,当李福年和哥哥追着花期,来到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西昌市时,与现在的妻子余行芬结识,并喜结连理。从此,李福年的漂泊生活中多了一份陪伴。

  余行芬说,刚开始跟着爱人养蜜蜂,她很不习惯。“我们养蜂人不能让花等人,只能去追花。”余行芬说,每次“赶花”,最累的是收拾东西赶路,因为白天蜜蜂出去采蜜,晚上才回蜂巢,所以只能赶夜路,走的路线都是偏远山区。

  漂泊是养蜂人生活的主旋律,为了追赶各地花期,他们到处流动,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再过半个月,等这里的花期结束后,李福年又要把所有的蜂箱装上卡车,带上帐篷和所需的家什,前往芦草沟村的深山里,因为那里还有许多山花在等待着他们。越冬后蜂群很弱,为了在蜜源来临前增强蜜蜂群体质量,李福年会在家给蜜蜂喂食白糖。到12月份再一次离家开始新一轮的“追花”,他们的第一站是云南省,3个月后他们一路向西,先后经过四川省、陕西省、甘肃省,最后到达青海省。

  “一回到家乡就很开心,虽然还是生活在帐篷里,但我能抽空去看望家人,遇到节假日,家人也能来蜂场看看我们。”李福年笑着说。

  目前,李福年的180多个蜂箱,每年可以为他带来十余万元的经济收入。“这份收入虽然不能让我们过上大富大贵的生活,但是过个小日子没有问题。”余行芬说,这两年经济条件好了,他们用上了太阳能发电,带上接收器,在山上也能看电视,生活不再像以前那样单调乏味,加上所到之处空气好,心态也平和了,她感觉这样的生活很幸福。

  在李福年眼里,蜜蜂是可爱的,也是勤劳的。对他来说,从养蜂的那天起,蜜蜂便融入了他的生活,他早已把这些“小可爱”当成了自己的家人。天气寒冷的时候,只要看到有蜜蜂掉在地上,李福年就会把它捡起来,轻轻放进蜂巢里。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qhyqpd@163.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