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情首页
舆情聚焦 省内舆情 舆情调查. 舆情分析 图说舆情 法援故事
您的位置: 青海舆情 / 舆情调查

分享到:

艺人信息在网上“裸奔” 花几元钱即可买到各类信息

来源: 中国青年报    作者:    发布时间: 2020-07-07 08:47    编辑: 晁晓霞

  花几元钱即可买到知名艺人的各类信息

   “隐私微商”让艺人信息在网上“裸奔”

  艺人虞书欣在网上抱怨,自己的朋友圈内容被售卖。这则新闻又一次刷新了艺人信息被售卖的尺度。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调查发现,销售知名艺人各类信息的“微商”正在社交网络上活跃,艺人的航班信息、通告单、酒店信息应有尽有,更私密的身份证号码、手机号码、微信号也可以买到,且几乎囊括所有知名艺人。记者只用了20分钟,就以50元的价格在某微商处买到了一位当红男艺人的身份证号码、住址、父亲姓名等信息,还被附赠了其他的航班信息。

  一份信息要多少钱?价格便宜到令人咋舌,最常见的航班信息、酒店信息一般在10元以下,这意味着,粉丝们可以依据信息去接机、堵酒店,一睹偶像真容。

  一位购买过航班信息并接机的粉丝说:“买航班信息去接机是最简单的、可以近距离见到偶像的机会,所以有很多人买。”

  5元即可得到航班具体到达时间

  对于粉丝来说,想了解偶像的一切是一种本能。

  95后学生小在迷上了一位艺人,时常会在微博上表达自己对偶像的喜爱。一位微博用户给她发私信表明自己出售该艺人的航班信息,并留下了微信号。

  这个人的微博很简单,多数为“艺人名字+航班图标+目的地”,但发布很频繁。出于好奇,小在加了他微信,发现他朋友圈内每天都在更新艺人的航班信息,只需花费5块钱即可得到航班具体到达时间。

  小在的粉丝朋友们常常会聊到接机的经历,也有不少人给她推荐曾购买过信息的微信号,不知不觉,小在加了十几位“隐私微商”。他们每天在朋友圈刷屏般地公布明星航班信息,看到有航班在上海落地,这让身处在上海的小在觉得要见到偶像易如反掌。

  一次,当偶像遭遇不顺时,小在有了去接机的冲动。她从一位长期观察感觉“靠谱”的微商处花费10元购买了航班信息,如愿地在机场见到了偶像。

  “我就想看看他线下长什么样,而且价格太便宜了,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小在说,只要你肯花钱,艺人的一切都可以买到。

  同样去接机的小石是在微博上主动寻找艺人“隐私微商”的,她在微博上搜索偶像的名字,很自然地能看到有微博用户更新偶像行程,加了微信后,她多次购买偶像的航班信息,每条信息价格最高不超过10元。

  “这是一个最低成本可以近距离见到偶像的机会”,小石以几百元的演唱会门票价格作为对比。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大部分演出暂停,除了看其他人拍摄的照片,没有见到偶像近况的渠道。

  买信息去追星,这对于不少粉丝来说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并且很容易。记者在微博、闲鱼上很容易地找到了销售艺人信息的微商,他们的朋友圈都大同小异,多数为销售艺人的航班信息、通告单的广告,以及一些活动的入场机会。

  当记者询问一个“隐私微商”是否有某位艺人的身份证号码时,对方表示有,并给出了50元的价格。转账50元后,记者拿到了这位当红艺人的身份证号、曾用名、户籍住址、父母姓名等信息,整个交易过程只用了不到20分钟。

  对方还表示:“我赠送你航班信息,你想要哪个明星的和我说就行。”

  价格分三六九等,能包月还能当代理

  对于“隐私微商”来说,找到客户最重要。

  通常,他们在微博、闲鱼、贴吧等社交网络上发布信息,或是通过微博搜索粉丝直接发私信,和客户成为微信好友后,在朋友圈内发布广告,最终在微信里交易。

  这些信息在社交网络上往往用缩写来代替,比如,“sfz=身份证”“hb=航班”,或者直接标注“行程、通告”等,方便别人搜索。

  信息的价格也分三六九等,其中航班信息价格最为便宜,多数在10元以下;通告单价格次之,价格在几十元左右;身份证、准考证等涉及隐私的信息最贵,价格在百元左右。

  有部分微商还推出了价格高昂的“信息包月”服务。小在透露,她曾看到了一位报价5000元“包月”所有知名艺人航班、通告单信息的微商,主要针对的对象是蹲点拍摄艺人照片的“站姐”,向粉丝兜售照片以赚取更多的钱。

  像其他微商一样,“隐私微商”一边自己售卖,一边发展“代理”——花费百元左右成为“代理”,即可长期拿到信息向其他人售卖,成为下一位“隐私微商”。

  这些信息是怎么来的?几乎所有人都闪烁其词,讳莫如深,有人表示“我自己有渠道”,也有人说是“自己查的”。

  《北京商报》的一篇调查文章显示,一名销售信息的人称,其酒店、宿舍等信息是从公司处拿到的;自己认识明星所属公司内部或是常年在剧组的人,关系熟悉后便能直接向内部人员了解明星的动态。

  此外,航空公司、酒店等场所的工作人员也是泄露明星信息的源头之一。今年1月,有人在网上称,一名疑似航空公司的员工多次在微博发布明星的旅客信息,涉及韩红、倪妮、张杰、周笔畅、邓伦等多位艺人。随后该微博用户被核查确认为乘务人员,并被处以停飞的处分。

  艺人的信息在互联网上“裸奔”

  打开“隐私微商”的朋友圈,当红明星、新秀艺人、热门综艺、正在拍摄的影视剧……各种信息应有尽有,后面直接标注:“需要私”。

  这意味着,这些剧组和艺人的信息正在互联网上“裸奔”。

  一位知名娱乐公司的经纪人告诉记者,有热度的艺人都会面临隐私泄露的问题,“尤其流量艺人和选秀艺人更容易出现这个问题,比如航班、私人行程、朋友圈,等等”。

  然而,在每一个粉丝的心里,对于艺人隐私有不同的定义。

  在小石眼里,明星在机场内的不同区域有不同的隐私权,廊桥内属于隐私,自己不会拍摄,看到别人拍摄的照片也不会传播,但接机大厅属于公共场所,她认为在那里等待见明星无可非议。

  但小石也承认,自己属于比较有操守的粉丝,不会打扰偶像的生活和行程,但如果是“私生饭”(侵犯明星的私生活及工作的粉丝)或者不法分子掌握了艺人的信息,“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也有不少人认为,粉丝接机、探班等也是给艺人增加人气,部分艺人甚至会故意放出信息期待粉丝来接机,艺人的职业决定会让渡一部分隐私。

  毋庸置疑的是,隐私泄露已经影响到了不少艺人的生活。艺人胡歌在一档访谈节目中无奈提到,在剧组期间有很多不认识的人加自己好友,认定自己的联系方式被泄露,因为被骚扰而不得已开启手机飞行模式。

  同样,隐私泄露还会带来更大的隐患。比如,粉丝得到艺人的航班信息后到机场接机,到达出口、办票柜台、登机口、接机口,甚至在航班上都有了粉丝,还出现了部分狂热分子从经济舱涌入艺人所在的头等舱求签名、合影、拍照的情况。这给现场秩序带来混乱,引发其他人反感,造成安全隐患。

  去年,上海虹桥机场候机楼的步行扶梯玻璃被接机粉丝挤碎,就是因为当晚有多位明星到达机场,得知信息的粉丝聚集在机场造成的。

  2018年,民航局曾发布《关于加强粉丝接送机、跟机现象管理的通知》,通知提到三点:一、防止泄露知名旅客信息;二、强化机场秩序,避免粉丝大量聚集;三、杜绝粉丝机上扰乱秩序行为。以此提醒广大粉丝理智追星。但时至今日,仍然屡禁不止。

  “这种现象的产生主要还是源于现在的粉圈文化,包括‘私生饭’的存在。”前述经纪人也很无奈,艺人的航班信息基本都没办法不泄露,很多黄牛都会卖这类信息给粉丝,因为粉丝有机场接机、送机,甚至跟拍的诉求。知名艺人的私人行程一般容易被“私生饭”跟踪。

  “但没有一个明星和团队会鼓励这种行为,只能很无奈地接受。‘私生饭’这个问题,基本是所有流量艺人的困境。‘私生饭’有诉求,黄牛自然就有市场。”这位经纪人说。

  艺人发在“朋友圈”的信息是不是隐私

  虞书欣在得知朋友圈被泄露后无奈地说:“我连最后的小天地也不能有了吗?”这则新闻引发了关注,艺人发在自己朋友圈的信息是否属于隐私?

  刚刚通过的《民法典》对隐私有了明确的定义:第一千零三十二条规定,自然人享有隐私权。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以刺探、侵扰、泄露、公开等方式侵害他人的隐私权。隐私是自然人的私人生活安宁和不愿为他人知晓的私密空间、私密活动、私密信息。

  但朋友圈是否为“隐私”仍然有争议。北京清律律师事务所熊定中律师表示,出售和泄露航班信息一定是违法的,但“朋友圈”内容并不必然是隐私,但可能涉及到隐私。

  熊定中解释:“如果你在朋友圈里表达一些违法的内容,公安机关认为你是在一个公共平台发布,会查处,但在传统民法理论里,又认为朋友圈公开的是特定的对象,不应当算做公共场所,仍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值得关注的是,国内正在通过立法加强对个人隐私的保护。今年两会透露的信息是,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法、数据安全法已被纳入全国人大下一步的立法工作计划。

  熊定中认为困境在于,现在有非常多的商业模式和业务都需要建立在提供个人信息的前提下,那么对于它的保管和商业化利用确实是一个比较难以监管的领域,公民个人来说能做的事情其实非常有限。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陈璐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qhyqpd@163.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