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情首页
舆情聚焦 省内舆情 舆情调查. 舆情分析 图说舆情 法援故事
您的位置: 青海舆情 / 舆情调查

分享到:

被羡慕敬佩质疑……快递小哥成为“高层次人才”后

来源: 解放日报    作者:    发布时间: 2020-08-05 11:33    编辑: 晁晓霞

  快递小哥成为“高层次人才”之后

  “你是不是那个快递小哥?”李庆恒被工作人员认出来了,“那个”两个字说得特别重。那天他正在办落户手续,把户口从老家安徽迁到杭州,工作人员突然问道:“你真的会背全国邮政编码吗?”李庆恒坐在申通快递浙江公司的一楼大厅,说起这个让他有些难为情的瞬间。

蒋教芳(左)是李庆恒的师傅,赛前1个月,师徒两人进行突击训练。采访对象供图

  在杭州从事快递行业5年,去年8月,浙江省第三届快递职业技能大赛中,李庆恒获得“快递员”工种第一名。今年5月,他被认定为杭州高层次D类人才,享受相应人才待遇,比如,在当地购买首套住房可获100万元补贴。

  成为“高层次人才”后,最初面对采访,他来者不拒。最多时,同一天来了5家媒体。李庆恒觉得自己迎来了高光时刻——7月1日,央视《新闻1+1》报道评论了他获评高层次人才的事情,节目海报上,他和网红主播李佳琦分立两侧;节目时长上,他们各占了一半。

  那天,他给父母打电话,让他们晚上一定要看央视的新闻;父母在微信家庭群里吆喝,李庆恒上电视了,记得去看;群里的亲戚们再跟街坊邻居打招呼:李庆恒上电视了,成名人了。前阵子,李庆恒专门回了趟老家安徽阜阳阜南县,他被家乡授予“阜南好人”,得去领奖,父母和姐姐也都从外地赶回去了。家乡人说,这奖项原本一年申报2次,他这么快能拿到,是被“特批”的。

  他回到村里,人人竖大拇指:“不赖,不赖!”他去街道派出所办手续,被认出来;他被媒体的摄像机和话筒包围,无论是人才政策,还是快递行业现状,人人都在问他的想法。还有短视频平台联系他,讲讲感言,或者成长经历,平台帮忙引流,肯定能再造一拨小高潮。身边很多朋友也建议他,干脆趁此机会,自己开一个账号,与其看着流量被蹭热点的营销号收割,不如自己当网红。

  “90后快递小哥被奖100万”的消息传遍全网,“高层次人才”与“快递小哥”的冲突感,以及会背邮政编码等细节,让李庆恒名声大噪。但最近1个月,李庆恒对待媒体却态度谨慎,好几次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均以“工作忙”为理由。

  “真实原因是什么呢?”终于见到面了,记者问他。他找出一张截图,上面有几条网友评论。有的人写,快递员的比赛让一位客服参加,一线福利被抢走了;还有人说,会背邮政编码算什么技能,难道记住杭州所有街道和路口也能评高层次人才?

  “社会上可能有人觉得,快递员这个行业‘评人才’不够格。”李庆恒不服气,说他们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羡慕、敬佩、质疑……各式各样的目光,在过去的2个多月里,他都见过了。

  如今他比较淡定,媒体报道的潮水逐渐退去。抛开各种偏见和标签,记者终于有机会跟李庆恒聊聊人才的事。

  快递员第一名

  快递小哥李庆恒,怎么成为“高层次人才”的?

  他是安徽阜南县人。原本,他人生轨迹和许多小镇青年类似——父母到浙江湖州打工,常年在外,爸爸在工地,妈妈在工厂;他有一个姐姐,他小时候天不亮跟着爷爷奶奶下地干活。到了18岁,李庆恒读完高一,姑姑在杭州萧山开餐馆,把他带出来打工见世面。

  2015年,李庆恒到快递公司上班,本在客服部,不算行业一线,但也不是纯粹坐在办公室里的岗位。他经常需要寻找疑难件,在各网点间奔波,还得负责上传快件扫描码数据。每年到“618”“双十一”等购物节,李庆恒也去过快件分发派送的车间帮忙。2016年,因为手脚麻利,脑袋聪明,有干劲,肯吃苦,操作技能熟练,经部门经理推荐,李庆恒加入公司备战各类快递行业技能比赛的团队,蒋教芳是带教老师。

  不过,类似技能大赛在快递行业内一向颇受冷落,各家快递公司都不太重视,甚至根本不参加。在公司内部,参赛也被视为吃力不讨好的任务,选手要多花时间和精力,训练平时未必用得上的技能。更何况,即便在大赛中获奖,奖金最高不过千元。

  师傅蒋教芳是快递公司的人事部内训师,此前在公司操作部、中转部、航空部等各种岗位他都干过,2015年公司被要求选派队伍参赛,经验丰富的蒋教芳自然是组队带队的不二人选。令人惊喜的是,2015年首次参赛,他们就获得了团体第一名。

  荣誉感激励了蒋教芳,此后常年带队,常拿名次。但总体而言,愿意参赛者依旧寥寥,蒋教芳没什么选人的余地,只能四处物色,有人若是工作能力突出,是能在比赛中获奖的潜力股,他必数次电话“骚扰”,再多番上门拜访,说服对方参赛。

  李庆恒是后来加入的,并不在一线工作的他没啥经验,但快递行业人员流动大,参赛队伍里人来人往,有的离职了,有的不再参赛,李庆恒坚持下来了。

  比赛分为实操和理论两部分。李庆恒练得最多的实操项目是易碎品包装。设计的题目大多是包装高脚杯、西瓜或鸡蛋。包好的包裹,要从1.6米的高度摔下3次,物品不破碎;箱子上粘的胶带,没有褶皱,露出部分长度要控制在5厘米和10厘米之间;胶带接缝两边要平均,缝隙不能超出5毫米;同时,不能过度包装,不然箱子会鼓起来,更严格的比赛中,塞进箱子的气泡膜还要称重。整个打包过程要在6分钟内完成。

  李庆恒记得,入队不久,蒋教芳把他们带到附近食品零售公司的发货仓库,折纸箱子、粘胶带,练了两天,“天气很热,大风扇一吹,热风压得人透不过气”。

  赛前1个月,蒋教芳会集中讲要点,下放练习物料。李庆恒回家就练。封箱,封四五层,站起来,把包裹举到额头,摔下去,再拆,查看物品有无破损,再封。如此反复,找手感,形成肌肉记忆。因练习次数太多了,甚至招致“投诉”——撕胶带声音大,邻居找上门来几次,他就把门窗关紧,拉胶带速度也有意放慢。

  行行出状元,各工种各岗位都要求精益求精。说起比赛要求,李庆恒能一口气说出一大串:“多物品包装环节,要寄出的物品有各种各样的情况,比如书本里夹纸币,玩偶的棉花里塞了一小袋白色粉末,这些都是违规的,要一一挑过;派送线路设计环节,要求12分钟画出派送20个快件的最优路线,有的有送达时间限制,有的路是单行道……”

  这几年,他年年参赛,错误也犯过不少。第一次参赛,他不知道可以用剪刀,一直拿牙咬断胶带,被扣了不少分,最终时间也不够了,甚至没能完成题目。不过到去年,蒋教芳评估,李庆恒的积累足以进入第一梯队。参加省里比赛之前,蒋教芳说他应该能拿第一了。

  高期望让他觉得压力倍增,心里慌得很。去年8月,比赛场地在篮球馆,放了冰块降温,但他还是觉得又闷又热。赛完,李庆恒觉得表现不完美,比如差点将破损件投入快递柜,线路设计答了三次,也不确定是对是错。

  李庆恒自己也没料到,浙江省第三届快递职业技能大赛中,他能获得“快递员”工种的第一名。

  “李百万”

  快递员第一名又怎样?不就是不足千元的比赛奖金?还耽误工作赚钱呢?肯定是有同行要“酸”的。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近年来,杭州在全国率先开展人才分类认定工作,把企业评价、社会评价等市场元素纳入高层次人才分类评价标准。浙江省提出全力建设具有影响力、吸引力的全球人才“蓄水池”。不仅是杭州,长三角各地人才新政频出,拿出真金白银和干货政策招才。

  在快递行业,蒋教芳去年获评高级工程师职称,在浙江尚属首批。当时,他就看到浙江省邮政管理局下发的通知,评高级工程师的条件不少,门槛最高的几条当数大专学历、科研成果、相关论文等。蒋教芳作为公司内训师,常去浙江省邮电职业技术学院授课,做过相关课题,也参与编写了快递行业的培训教材,刚好能够满足要求。职称有了,有人建议他,可以再试试评个“人才”。

  评什么“人才”?在快递行业9年,蒋教芳没听过这类奖项。他去街道问,到区政府问,跑人才办问,折腾了2个月,终于搞清楚一整套流程。去年12月31日,他拿到证书,被认定为杭州高层次E类人才。证书下来,蒋教芳反复研究高层次人才分类目录,并坚定地认为,李庆恒是个“人才”。

  那天晚饭,在公司食堂,蒋教芳告诉李庆恒,他也有希望评上。“这么高的住房补贴,给这么多好处,我怎么评得上?”李庆恒觉得自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蒋教芳把李庆恒带到办公室,给他看自己的申请流程和证书,找出D类人才后面的类目中“浙江省技术能手”一项:“你去年比赛拿了第一名,应该能获得这个称号。”

  李庆恒拿着“浙江省快递技术能手”的比赛获奖证书,申报高层次人才。他打电话给爸妈,问问意见,电话那头只嘱咐:“别说出去,免得申报不上丢人。”

  今年3月25日,街道材料审核通过,完成提交。当天下午5点,申请即被驳回,原因是证书非浙江省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厅颁发,称号也与政策规定的类目不符。

  “果然不行啊。”李庆恒心一下凉掉半截。他现在还留着申请被打回的网页截图。过了几天,他从街道把纸质材料取回来,犹豫要不要直接扔掉,蒋教芳劝他,再等等,再试试。几番周折,几经指点,几次惊喜,李庆恒拿到了新的浙江省技术能手的证书,颁证单位和称号名字都和类目要求一字不差。李庆恒每天登录网站,查看流程进展。

  5月6日,审核通过。李庆恒立马上网下载了杭州市D类高层次人才分类认定书,彩打了一张,赶紧拿给蒋教芳:“蒋老师,您看看,是不是这本?”杭州市高层次人才有5个层次,分别是国内外顶尖人才、国家级领军人才、省级领军人才、市级领军人才、高级人才(分别用A、B、C、D、E来指代)。

  没必要再保密了。当晚,李庆恒就发了朋友圈。第二天,在公司,他有了新外号,叫“李百万”——2020年获评D类的人才,在杭州购买首套房将在住房方面享受100万元补贴。D类人才还享受杭州市三级医疗保健待遇,对要求入(转)义务教育段学校、幼儿园或报考各类高中的人才子女,可享受杭州市居民同等待遇。车辆上牌补贴,最高不超过3万。

  “供需”变了

  自那以后,不少人想成为“李庆恒”。

  杭州更多行业的人才故事被人翻了出来——如余杭区的蛋糕烘焙师陈继亨,被认定为杭州高层次C类人才;杭州市拱墅区职业高级中学教师石丹,获得世界技能大赛美发项目金牌,被认定为杭州高层次C类人才。评价体系也更多元,比如,市场评价包括企业产值、税收、作家版税等;社会评价则涵盖省师德楷模、文艺家发现计划、全国模范教师、教书育人楷模等。

  公开资料显示,自2015年杭州市高层次人才分类认定实施以来,共有10959位科技人才、3720位教育卫生人才、1390位经营管理人才、913位技能人才、602位文化艺术人才和29位其他人才获评,其中,像快递员这样的技能人才占比超过5%。他们中,有普通护士,还有擅长种植苗木的园丁。

  “比我厉害的多了去了。”采访中,李庆恒反复强调,他很普通。

  7月下旬,李庆恒主动申请,从客服部到了分拣厂,是一线岗位,每天上夜班,辛苦了许多。不过,那里年轻人少,人员缺口大,更有升职潜力。对于未来,他打算好好提升学历,要在工作上向蒋师傅看齐,争取成为一名高级工程师。李庆恒已打算报考杭州的专科院校,学习物流专业,以更好地扎根快递行业。

  师傅蒋教芳已经成了香饽饽,想来拜师的人排起长队。还有电话专门打到公司人事部,问是不是上班就能参赛,然后获评高层次人才,拿到100万元购房补贴——就像李庆恒那样。

  “供需关系一下变了,我可得好好挑挑,择优录取。”自己的工作被重视,蒋教芳很欣慰。不过,当记者问起“能否再造一个李庆恒”时,他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他运气好。”复杂的因素有很多,比如第二届省赛,浙江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不是联合主办单位。

  之后,省里再举行快递行业职业技能大赛,蒋教芳不打算让李庆恒参加,现在,有更多人等着这个机会。但若是能参加国家级比赛,李庆恒必定要去试试:“看能不能获个奖,再评个C类高层次人才。”

  记者手记

  谁是人才?

  采访中,李庆恒反复说:“别把我写得太夸张。”

  李庆恒获评杭州市高层次人才后,关于他的讨论就没停过。很多人在问,为什么是他?“比我厉害的多了去了。”这不是李庆恒谦虚的说辞。师傅蒋教芳最了解情况,他告诉记者,赛前有一名实力在李庆恒之上的队员突然退出训练,这才给了李庆恒夺冠的机会。

  这几年,为了准备比赛,李庆恒作了不少努力,背理论,练实操,但多少有些“应试”的意味。

  用比赛选择行业状元,合理吗?蒋教芳带队参赛多年,他觉得,这是目前最具可行性的方案,“即便打包快件比不上收件员,规划路线比不上送件员,筛检违禁品比不上安检员。”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与各行业匹配的技能大赛,以及相对应的高层次人才评选类目,真实可感地为每位从业者打开了通道。

  其实,参加比赛不是唯一的方法。杭州的人才评价制度是一个开放的体系,高层次人才分类认定本就在动态的修订调整过程中。据悉,杭州市修订完善并发布的新版《杭州市高层次人才分类目录》,新增了88项认定条件,更加重视社会民生领域人才,更加关注产业发展细分领域人才,将网络作家等新兴行业人才等纳入分类目录。打破唯学历、唯资历、唯职称、唯头衔的限制,杭州正在探索形成一个涵盖品德、知识、能力、业绩、贡献为一体的人才分类认定评价体系。

  不只是杭州,长三角多地都在“人才”上发力。比如,嘉兴出台《嘉兴市人才认定和人才积分实施办法》,除了人才定义的范围更广,还引入市场化评价标准,如嘉兴市销售收入超20亿元企业的主要经营管理人才,个人所得税(工薪)纳税额达到10万元的人才等,也可以申请相应的人才认定。

  好的人才政策有什么意义?李庆恒和蒋教芳打开杭州“人才码”,上面罗列着能在城市生活中享受的实惠:商场购物打折,乘坐公共交通打折,免费享受头等舱候机待遇……这些实惠将激励更多后来者,以高层次人才分类认定中的标准为目标,努力工作,评上“人才”,扎根杭州。

  吸引人才,留住人才,激励人才,服务人才——城市与人才共同成长。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qhyqpd@163.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