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情首页
舆情聚焦 省内舆情 舆情调查. 舆情分析 图说舆情 法援故事
您的位置: 青海舆情 / 省内舆情

分享到:

一个爱雪豹如生命的江源牧人

来源: 青海日报    作者: 古 岳    发布时间: 2020-08-12 16:19    编辑: 晁晓霞

  牧人眼中看不够的江源。李友崇摄

  远山——雪豹的隐匿之地。姚斌张多均摄

  不论岩羊还是它的天敌雪豹,都必须遵循适者生存这个法则。李友崇摄

  青海新闻网·大美青海客户端讯   除了专业野生动物摄影师,今天的三江源,很多普通牧人也拍到过雪豹,文校也拍到过,大雪豹、小雪豹都有,不仅有图片,也有动态视频。文校是曲麻莱县约改镇岗当村牧人,家在通天河谷左岸的另一条山谷里。

  20年前,三江源自然保护区一成立,他就成为了一名护林员。先是村里的护林员;两年后,又成为一支由14人组成的护林队队员,前两年没有任何报酬,之后三四年,每个月有180元生活补贴;再后来,他又成了曲麻莱县专业护林队的队员和队长,每个月的工资也涨到1800元。虽然,待遇跟别的队员没什么区别,但他头上顶着个“队长”的帽子,操的心就比别人多了。

  不过,文校从来没想过待遇问题。从当上村里护林员的那一天开始,他所领到的补贴或工资,他自己一分钱也没花过。他说,他管护的是自己家园的林子,看护好了会让自己的家园变得更美,这是自己分内的事。

  所以,在他看来,给他一些钱让他看护自家门前的森林,这是一份荣耀,这钱不能花在自己家里,更不能花在自己身上,而是要花在管护林子的事上。

  这么多年下来,不仅给他的工资都用在护林的事情上了,还从家里贴进去了不少钱。他粗略算了一下说,仅用于购置护林装备的钱,他已经花去了34万多元……

  而我要说的是文校与雪豹的故事。

  住在文校家的那天晚上,我们问过文校一个问题,在所有的动物中,他最喜欢哪种动物?文校不假思索地回答:雪豹。完了还补充道,那还不是一般地喜欢,而是像对自己生命一样的爱。

  文校不仅见过雪豹,还见过很多次。有一次还跟一窝雪豹近距离相守14个日日夜夜。原本还要相守一段时间的,可是,第14天的时候,他感冒了,浑身都痛,坐都坐不住,不得已,才回家治疗休养的。

  他以为,自己回到雪豹跟前时,它们还会在那里,可是,它们不在那里了。文校说,那一刻他的心都空了。

  说这话时,我看了一眼文校,有眼泪正从脸颊上滚落。当时,他也流过泪。

  那是2019年的6月,护林员索南扎西发现江中沟里面有个雪豹窝,说一只雪豹在那里产下两只小雪豹。听到消息,第二天文校就去看,是带着两个女儿和儿子一起去的。当时,他们只看到两只小雪豹在窝里,不见大雪豹。文校就决定守在那里,不回家了。三个孩子就在离雪豹窝不远的地方,给他也做了一个“窝”,先在地上挖了一个一米深的大坑,上面又用塑料搭了个棚。他就住了下来。

  每天女儿和儿子都去给他送些吃的,有时候住在那附近的索南扎西也送吃的来。好几次,他与雪豹窝只有一两米的距离,他看着雪豹,雪豹也望着他。可能雪豹也知道他对它们好,有几次,他喂雪豹时,扔过去的肉块和骨头都砸到雪豹妈妈的身上了,它也不生气,还一直安静地看着他。

  文校还拍了不少雪豹的特写和视频。他感觉自己的设备和拍摄技巧都不够好,要不他可能会拍出令世界震惊的影像画面。因为自己生活在野生动物栖息地附近的缘故,他随时都会碰到别人苦求不得的场景。

  文校送21岁的儿子白玛去几百公里外的班德湖当志愿者,就是想让他去跟杨欣和他“绿色江河”的志愿者团队去学拍摄技术。他们在班德湖架设了上百个机位全天候记录斑头雁的生活。他希望,有一天白玛能拍出更好的影像画面,来记录这里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故事。

  我在班德湖见过白玛,跟他有过交谈。我试着给他讲过一些以为他感兴趣的事,实际上他并不感兴趣。他很想一直跟杨欣他们一起工作,觉得那样的工作和生活备受瞩目。很显然,对于未来,他自己的设想与父亲对他的期望还是有些距离,至少不像父亲那样清晰明确。

  后来,我们还跟他一起回到岗当村的家,去见他父亲。后来,我们还跟文校和他的护林队一起去巡山。我留意过白玛的一举一动,感觉他或许也会回到岗当村的山沟里生活,可能也会像他父亲一样去拍一些图片和影像画面,但他成不了他父亲,他只能成为他自己。所以在听文校讲述对儿子一厢情愿的期许时,我为文校和他的儿子都感到不平。

  住在雪豹窝附近时,文校发现,每天早上6时多,雪豹妈妈都会出去觅食,如果捕食顺利,能很快找到食物,下午5-6时,雪豹妈妈都会按时带食物回来喂小雪豹。有时候,回来很晚——有一两次到晚上9时以后才回来,说明这一天它几乎一无所获。这样的时候,文校就想办法给它们喂些东西吃,其中包括,一条牛腿、一只山羊,都是刚死之后的新鲜肉——他刚住到雪豹跟前的那天下午,一只山羊挂到网围栏上,死了,他就把山羊拿去喂雪豹。

  有一天晚上,雪豹妈妈又回来晚了。因为天已经黑了,他虽然看不见,但是能感觉到雪豹已经回来了。附近还有一户牧人,男主人叫洛才仁。他记得,洛才仁赶着牛群回家的时候大约是晚上7时30分。

  回家安顿好牛,洛才仁回屋里喝了一口茶,也没多长时间,大约8时多点吧,他出门一看,一头小牛犊不见了。也找不到。

  文校说,一定是雪豹吃了。那天它没捕到食,就吃了小牛。之后,正好是文校感觉到它回到窝里见到小雪豹的时间。

  虽然,今天的青藏高原或三江源到底有多少只雪豹,谁也说不清楚,但是,相比一二十年以前,雪豹的确是多了。

  20年以前,整个青藏高原,亲眼见过雪豹的人屈指可数,现在,生活在雪豹栖息地附近的很多牧人都见过,而且,看见雪豹的人和看见的次数越来越多。有的还曾近距离观察和拍摄,有人甚至喂养过找不到食物的雪豹,救助过受伤的雪豹。

  20年前,在长江源区雪豹栖息地烟瘴挂峡谷附近的一户牧人家里,我见到过一只雪豹的尸骸。它被包裹在一块塑料编织物里,牧人说是从盗猎者手中收缴的赃物。他猜测说,它像一只大花猫,可能是雪豹,但并不确定。因为他们此前从未见过雪豹,也就无从比较和判断。

  可是现在,几乎每天都会有红外摄像头拍到雪豹活动的画面,不少牧人还用手机拍到过雪豹——每一个牧人的手机里都有一只或好几只雪豹在不慌不忙地走动,不时还回过头来望着你。如果能把这些年民间拍摄到的雪豹影像画面搜集起来,剪一部片子,一定是一部了不起的片子。画面质量可能差些,但一种真实记录的品质则足以震撼世界。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qhyqpd@163.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