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情首页
舆情聚焦 省内舆情 舆情调查. 舆情分析 图说舆情 法援故事
您的位置: 青海舆情 / 图说舆情

分享到:

【三江源,我们的国家公园】野性和爱的江源

来源: 青海日报    作者: 姚斌 张多钧    发布时间: 2020-11-18 16:44    编辑: 晁晓霞

  不论岩羊还是还是它的天敌雪豹,都必须遵循适者生存这个法则。李友崇摄

  怒。(野牦牛) 姚斌 张多钧摄

  青海新闻网·大美青海客户端讯   三江源地处青藏高原腹地,是高原生物多样性最集中的地区,素有“高寒生物种质资源库”之称。

  从鼠兔、高原兔、角百灵等小型动物,到藏羚羊、岩羊、藏野驴、野牦牛等有蹄类动物,再到猎隼、猞猁、雪豹等猎食者,野生动物才是高原上名副其实的主人。这便是三江源,中国最大、海拔最高的天然“野生动物园”。

  三江源国家公园内共有野生动物125种,多为青藏高原特有物种,且种群数量大。其中兽类47种,雪豹、藏羚羊、野牦牛、藏野驴、白唇鹿、马麝、金钱豹等7种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狐、石貂、兔狲、猞猁、藏原羚、岩羊、豹猫、马鹿、盘羊、棕熊等10种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鸟类59种,黑颈鹤、白尾海雕、金雕等3种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大鵟、雕鸮、鸢、兀鹫、纵纹腹小鸮等5种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鱼类15种。

  三江源的高寒草原—草甸—湿地生态系统,形成了以草地为主的高寒植被区及其植物资源,它不仅是中国四大牧区之一的青南高原牧区的重要部分,也为青藏高原特有的以藏羚羊、野牦牛、藏野驴、白唇鹿等为代表的大中型食草类动物种群,提供了良好的栖息环境,成为它们的大种群集中分布区,同时还为高原上的雪豹、狼等肉食动物种群的生存提供了食物来源。

  三江源,野性和爱的高原。长期以来,我们对它的认知却极其有限。

  野牦牛是青藏高原特有牛种,受人类活动影响,其分布范围已缩小到海拔4000米至5000米的昆仑山脉、阿尔金山脉、祁连山脉以及雅鲁藏布江上游。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国野牦牛种群数量在3万至5万头左右。

  近年来在长江源烟瘴挂大峡谷一带发现较多的雪豹活动,从而引起了人们对这一高原旗舰物种生存状况的极大关注。这些旗舰物种是一种标志,它提示人们,需要去完整保护构成高原生态系统的生物链,以及它们赖以生存的环境。

  有“中华水塔”之称的青藏高原三江源地区是藏羚羊的主要栖息地。有关专家研究显示,藏羚羊种群为瘠薄的高原土壤提供了有机肥料,它们对牧草的适度践踏又起到分蘖作用,使牧草长势旺盛。它们产仔后遗留下来的大批胎盘及老弱病残者,又为狼、秃鹫等许多肉食动物提供了食物,因此藏羚羊在青藏高原的生态系统和食物链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蹑手蹑脚。(藏野狐)李友崇摄

  凤头鸊鷉。李友崇摄

  雪豹是可爱的“大猫”,它的尾巴能当扫把,在雪原上行走时可以扫除脚印。当地牧民群众视雪豹为山神的宠物,因为它能在高山裸岩上来去自如,如履平地。

  兀鹫有一个很大的特点:生性善良温和,从不攻击活畜和人。抛开外界赋予它的神秘外衣,无论生活习性还是性格,它实际都与猛禽恶鸟沾不上边。你只要不伤害它,其实跟它在一起,无异于跟一只鹅在一起。

  上世纪90年代以来,经过研究,学界对鼠兔的看法已经有了很大转变。鼠兔不仅不是“害兽”,高原上所有的食肉动物都依赖鼠兔生存。鼠兔的洞穴也为很多鸟类及两栖类动物提供了重要的栖息地和繁殖地。它们挖洞的本能能让土壤变得松软、像海绵那样储水,对水土流失、侵蚀及下游洪水都能起到防范作用。而且,鼠兔更偏爱草本叶状植物,家畜则喜欢禾本杂草和蒿草,因此也不存在“争夺食物”一说。真正让研究人员转变对鼠兔的态度的重要原因,是对青藏高原草地退化原因的分析。

  这是一组展示江源灵动诙谐的图片,从它们的目光中,不难看出,在严酷的自然环境中,野生动物不仅仅为生存而生存,雪域高原,无处不流淌着生命的欢歌。

  华丽的棕头鸥。姚斌张多均摄

  争斗。(原羚)李友崇摄

  藏野驴。姚斌张多钧摄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qhyqpd@163.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