舆情首页
舆情聚焦 省内舆情 舆情调查. 舆情分析 图说舆情 法援故事
您的位置: 青海舆情 / 舆情首页

分享到:

防疫隔离点为何坍塌?“网红书记”迎检为何忙种树?

来源: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作者:    发布时间: 2021-01-25 11:11    编辑: 晁晓霞

  防疫隔离点为何坍塌?“网红书记”迎检为何忙种树?

  铁规生威纠治作风顽疾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管筱璞

  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对茅台酒的痴迷程度,在烟草系统几乎人尽皆知。就在赵洪顺被留置的当天,中午还接受了一名私营企业主的宴请,喝了一瓶50年的茅台酒。到了留置点,酒力发作的赵洪顺竟然“坦然”睡着了,鼾声如雷。(视频截图)

  29人不幸罹难,防疫隔离点为何坍塌?1690户受灾群众难安居,安置房质量谁负责?“网红书记”迎检为何忙种树?“烟草老虎”被留置何以鼾声如雷?

  1月23日晚,四集电视专题片《正风反腐就在身边》第三集《坚守铁规》,以一个个鲜活案例,警示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带来的严重危害。

  层层敷衍,为违建大开绿灯

  2020年3月7日,作为防疫隔离点的福建泉州欣佳酒店突然坍塌,29人不幸遇难。这不是简单的意外,而是一起“主要因违法违规建设、改建和加固施工导致建筑物坍塌的重大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业主杨金锵是事故的直接责任人,他承认欣佳酒店“从始至终”就是个违章建筑。

  2012年7月,他着手修建一栋四层钢结构的建筑,准备出租作为汽车4S店使用。为图省钱省事,他并未办理任何法定手续,就将工程包给无资质人员开工。为了避开城管执法检查,他找到时任常泰街道办事处党工委书记张惠良帮忙,允许自己先建后批,并当场送上1万元。

  违章建筑建好后,未经竣工验收备案就投入使用,后续的监管也无人跟进。2016年,杨金锵又私自违法改建,在建筑内部增加夹层,从四层改为七层,并隔出多个房间,埋下了致命隐患。

  严重失职失责的不只是城管部门。当地各级住建、消防等主管部门也难辞其咎。竣工验收必须完成消防备案,为了避免在备案过程中被抽检,杨金锵找到消防中队对面开茶叶店的黄志图,转托时任泉州市消防支队后勤处战勤保障大队副大队长刘德礼帮忙,以10万元贿赂换得“皆大欢喜”。

  2018年,杨金锵打算改开酒店,需要拿到消防安全检查合格证,才能到公安部门申请特种行业许可证。于是,他又找刘德礼要来空白合格证,伪造了一张假证,再去公安部门申请相关手续。

  “从窗口到专管民警,到副大队长、副局长,层层没有把关,层层失守,大家都在敷衍应付,造成该发现的都没有发现,该处理的都没处理。”这令福建省安溪县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专案组成员刘金顺直呼“不可思议”。

  “我们的职责是救人,因为我的徇私舞弊反而害了这么多人,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事发后,刘德礼追悔莫及。

  安置灾民只想“甩包袱”,工程违规分包质量差

  2018年,甘肃省纪委监委查处了一起直接关乎群众切身利益的典型案件。2015年8月,定西市岷县、漳县1690户7711名受灾群众搬进岷漳地震灾民异地安置区。不到一年,几百户人家陆续出现地面和墙体裂缝、排水不畅等问题,房屋安全令人忧心。

  甘肃省纪委监委介入调查,对13名责任人严肃追责问责,时任定西市委书记张令平随之落马。正是他,主动推荐了和自己存在利益关系的八冶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承接安置房工程。

  时任八冶公司董事长李万福和张令平曾共事近20年,私交密切。对八冶公司来说,安置房项目“无利可图”,不如转手。就这样,工程被违规转包,最终分给了一些没有资质的队伍。

  本该是解民急、排民忧的民心工程,却反复出现问题,导致失信于民。虽然张令平没有从项目中直接谋利,但和李万福的这层关系,却是其监管不力的重要原因。甘肃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吴新军表示,“张令平在处置这个工程质量问题的时候不强硬,所以导致工程一直反反复复维修。”

  深挖根源找关键。把灾民看作包袱,做工作想的是“甩包袱”,这正是典型的官僚主义心态,也是此次职能部门失职失责的问题根源。由于异地安置区位于白银市,定西市部分领导干部便一心只想“早完工早交差”。

  突击种树为“遮丑”,工作群点赞成“秀场”

  打赢脱贫攻坚战,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底线任务和标志性指标。聚焦“虚假式”“算账式”“指标式”“游走式”等脱贫攻坚中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盯住不放、精准施治,是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的重点任务。

  赣州市宁都县曾是江西省24个国定贫困县之一,脱贫任务艰巨繁重。2018年6月,上级部门要到该县几个乡镇检查扶贫工作,当地村民却接到了一个“离奇”任务——突击种树。

  大热天,种下的树很难成活,为何还要劳民伤财、白费功夫呢?宁都县委原书记王四华讲出了其中缘由,“为了给领导留下个好印象,领导经过的地方有坟墓,我们就把它遮掉,也没有考虑到树成活的问题,就是为了遮一下。”

  斥资12万余元购买的2000多棵松柏,最终还是打了水漂。掏钱的是石上镇,副镇长廖集胜颇感“心疼”,却也“敢怒不敢言”。“这些钱要是用到民生工程,就能切实解决群众水、路、电这些基础设施问题,结果只是做做表面工作,劳民伤财。”廖集胜说。

  王四华热衷自我宣传,被一些干部群众私下戏称为“网红书记”,时常宣扬自己把全县299个村、3600多个村小组都跑遍了,实际却对本县的扶贫难点都不掌握。据陪他下乡的干部透露,这里面“水分”很大,一天他们最多跑过10多个乡镇,有的就是几分钟,有的只是经过也叫“去”了。

  据了解,全县正科级干部有个微信群,随行工作人员常抓拍他的一些镜头发到群里,引得点赞声一片,不乏阿谀奉承,完全变成一个“秀场”。虚荣心作怪的王四华如今想来,“即使点赞,那都不是发自内心的,也有很多不作声的,肯定是很反感,甚至很厌恶。”

  管烟草爱茅台,留置当天吃请喝下50年陈酿

  作风问题表现多样,从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查处案例看,部分党员干部在党的十八大甚至十九大之后,依然我行我素,恰恰说明了作风建设的艰巨性、长期性。

  “吃吃喝喝,十八大之后,我也算过,上千次有的吧;十九大之后,也得有几百次。”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赵洪顺交代。

  他管的是烟草,爱的是茅台酒,系统内人尽皆知。喝了多少,收了多少,他自称“没算过,也算不出来”。据查,他共借用下属和私营企业主的三处住房,用来存放自己违纪违法所得的资产和物品,其中茅台酒就有2900多瓶。

  就在他被留置的当天,中午还接受一名私营企业主宴请,喝了一瓶50年的茅台酒。去留置点的路上,他的手机依旧响个不停,全是催他晚上赴宴的电话短信。到了留置点,酒力发作的赵洪顺竟然“坦然”睡着了,鼾声如雷。

  酒不停,酒局背后的权钱交易也止不住。在赵洪顺看来,“到了喝酒的场所,就已经打开了突破口,酒杯再一端,后边的事情就等于成功了一半”。2020年6月,赵洪顺因向有关单位和个人在承揽烟标印刷和烟草广告业务、职务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收受贿赂9000多万元,被判处无期徒刑,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作风问题不仅关系党的命运,而且直接关系国家、人民、民族的命运。踏上新征程,党员干部必须不断检视自身,切实纠正不良作风,以锐意进取、奋发实干回应人民的信任与期待。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 | 联系方式
青海省互联网新闻中心主办      版权所有:青海新闻网
未经青海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E-mail:qhyqpd@163.com 新闻登载许可国新办[2001]55号 青ICP备08000131号